奶盖芋泥超好喝

【彼唱此和|13:30】浪漫致命(下)

【彼唱此和|13:30】浪漫致命(下)

上一组: @匪咕咕(三次忙)  @陌殇(看置顶) 

下一组: @妤白白呐  @熠光.【一定写完《他与光同尘》】 

搭档:  @川三 

 

王一博在教堂等着肖战,一年又一年。

这几年,王一博看着和肖战一起去的战友们,有的传来了战死的音讯,有的被炸成了重度残疾,遣送回老家......唯独肖战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有个中年德国男人,经常来教堂喂鸽子,偶尔看到王一博,会点点头说声“Guten Morgen”。这人一副德国军官的派头,王一博不太懂,他为什么不用去战场?

又一批重度伤员被遣送回来之后,王一博终于坐不住了,他去征兵处报了名,没有战死、没有残疾,肖战应该还好好的吧,他要去战场找肖战。

王一博恳请征兵处的小姐姐帮他查一查肖战在哪一支军队,他要和肖战分到一起。

征兵处的小姐姐没有这个权限,帮王一博去请示了长官。那个总去教堂喂鸽子的德国男人穿着军装走了过来,原来他就是征兵处的长官,怪不得他这个年纪却不用去战场,只有背景强大的家世,才能在后方捞到这种差事。

“王先生,借一步说话。”德国男人把王一博带到了门外的公园,四处看了看,确保附近没人。

“王先生,我和你说的话是不符合规定的,”德国男人又一次四下观看,然后压低声音对王一博说“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,现在去战场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。媒体不会告诉你,现在的情况有多糟糕......”

“我的爱人在前方一点消息都没有,我要去找他!”王一博激动的说。

“王先生,我有幸听到过你拉的曲子,或许,我们还有别的办法......”

德国男人让王一博回教堂等他的消息,他回到办公室,拿起他刚刚找出的资料:肖战(逃兵),已处死。

 

肖战去了战场之后,因为运气好,没几年便从普通士兵升成了一个小军官。他每天都在盼着战争结束、盼着回家、盼着回去找王一博。

军队在一个村子外扎营,今天就要走了。肖战早起去村子里逛了一圈,自从被强制征兵以后,他有太久没感受到正常的生活气息了。河边有一个茅草屋,他本想进屋去向主人讨碗水喝,却发现屋内的主人已经死在了床上,胸前一片血迹,大概,是被哪个进来抢劫的士兵刺死的吧。

等到肖战把主人埋了,军队已经拔营了。肖战没有去追赶军队,他脱下军装,在茅草屋住了下来。准备等所有士兵都离开了,他便逃跑。

他不是想当逃兵,他只是厌倦了战争。并且,这不是他的国家,他没有为他拼命的理由,他只是一个被强制抓来打仗的外国人。他要偷偷跑回去找王一博,然后一起想办法回到中国。

再过一天,等最后一批士兵走完,肖战就能离开了。结果有几个士兵来村子里搜罗了一圈,想要最后再抢走一点东西。然后他们在茅草屋里看到了一个打火机。那是属于德国士兵的打火机,肖战还没来得及把他扔进河里。

肖战被抓了回去,以逃兵的身份,被判处死刑。子弹从脑袋旁边穿过,肖战没死。他以一个全新的身份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——刺杀敌国高官。

肖战的队友们也是一群死刑犯,在立刻处死和执行任务之间,肖战选择了执行任务。

当然,派死刑犯去刺杀敌国高官,这本身就是一件送人头的事情,根本不可能办到。

不知道是不是王一博在教堂的日夜祈祷保佑了肖战,肖战见到了敌国高官。队友们都死了,只有肖战一个人,浑身是血的来到了敌国高官面前。

敌国高官笑着,眼神确是轻蔑“看来是位勇士,只是可惜......”

敌国高官穿着一袭白袍,黄皮肤、黑头发。

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是中国人,不然我不会......”肖战奄奄一息的倒下了。

高官救活了肖战,并且让肖战跟在他身边。高官叫郑大钱,所有人都叫他大哥,他一路从底层爬上来,见过各式各样的人,肖战眼神清亮,或许是个可以信任的人。

肖战跟在郑大钱身边做事,比在德国军队开心。毕竟跟着郑大钱,是在跟着中国人做事。

只是肖战惦记王一博,他往教堂寄了几封信,都没有人回复。终于,郑大钱完全信任了肖战,同意让肖战去德国接回王一博。

肖战去了德国,曾经他们住的城市被轰炸过,到处都是废墟,教堂还在,只是花园已经慌了。

“一博!”肖战在教堂里哭着喊王一博的名字。教堂中心的圣母像垂眸看着他,不发一言。

肖战向走过的路人打听“有没有见过住在这里的年轻人?黑头发、很漂亮,是个中国男孩。”

住在这一片的老伯说“跟着一个德国军官走了,可能......”老伯叹了一口气“是去战场了吧......”

“一博......你在哪儿......”肖战在圣母像前痛哭。

肖战失魂落魄的回去,请求郑大钱动用关系帮他打探王一博的下落。

郑大钱是个重情义的人,他愿意帮忙。只是世界上有那么多人,德国又是对立面,想要找一个普通人,太难了。

 

德国男人在教堂找到王一博,对王一博说“有个乐团要去前线慰问,或许你可以一起去,带着你的手风琴。”

“真的吗?太好了!”王一博高兴的说。

“只是,你是不是应该做件事来报答我?”德国男人上下打量着王一博。

王一博从凳子上站起来,拉紧了衣服“先生,如果你怀有龌龊的想法,那我拒绝你的帮助。”

“你误会了,”德国男人看了王一博两秒,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“我的哥哥也在前线,他是一名德国军官。麻烦你把这封家书交到他手上。”

王一博怀疑的看了德国男人一会儿,德国男人笑着把信递给王一博“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可以把信拆开。”

“算了,”王一博把信收起来“我会给你送到的,谢谢你的帮助。”

 

肖战在郑大钱手下做了两年的事,这两年,肖战帮了郑大钱很多。两人已经以兄弟相称了。

郑大钱对肖战说“局势稳定一点了,要不要一起回中国?”

“可以。只是......”只是肖战还没找到王一博。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”郑大钱点了一支烟“其实......我早就查到了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”

郑大钱长吸一口烟“或许,你可以选择不听,永远都心存希望。”

“不,你告诉我!”肖战跪在郑大钱面前,满脸泪水“求求你告诉我。”

郑大钱赶快搀扶起肖战。

一支烟抽完了,郑大钱又点燃一支,这才缓缓开口“我们的人在一个乐团小提琴手那里查到了他的消息。你的爱人跟着乐团去了前线慰问。小提琴手说,一路上他都很兴奋,他说他要去前线找你,说马上就能见到你了。”

郑大钱嘴里吐出烟雾,叹了一口气“演出结束后,你的爱人对他们说,要去帮一位德国军官送信,顺便打听一下你在哪里。然后......那个小提琴手再次见到他是在半夜里,他从德国军官的帐篷里跑了出来,只穿着一件单衣,跳进了莱茵河里。”

肖战咬着牙,拳头都攥出了血。

郑大钱拍了拍肖战的肩膀“我派人去杀那个德国人,但是去晚了一步,他得罪了老K,已经被解决了。”

老K是德国某一个民间组织的老大。

 

十年后

“我本想去德国谈一笔生意,但是去不了了,”郑大钱躺在病床上咳了几声,对肖战说“阿战,你是我最信任的人,你替我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郑大钱拿出一封密信,肖战看完,借着烛火把密信烧掉,对郑大钱说“大哥放心,一定安全带回来。”

“此行危险,带着小莫去吧,让她帮你。”

肖战到德国的第一件事,先去教堂看看。

他坐在他们两个曾经一起坐过的长凳上,喃喃自语“我的命是大哥救下的,等报完大哥的恩,我就去陪你,好不好?”

角落里躲着的人正要上前,有个女人走进了教堂里“老公,怎么到这儿来了?该回家了。”

小莫假装亲密的挽住肖战的胳膊,压低声音说“这附近有K的人,我们快走。”

“K的人怎么会来,是敌是友?”

“不知道,探探再说,先走!”

“出来散步,不知道怎么就走过来了。”肖战故意放大声音说了一句,揽着小莫的肩膀快步离开了。

角落里的人又缩了回去。

 

肖战是秘密来谈一批武器生意,敌人也看上了这批武器,郑大钱嘱咐肖战,行程一定要保密,一旦暴露,恐怕敌人会下死手。

肖战的生意谈成了,只是临走,都没有弄清楚K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附近。他们与K集团从来没有过交集。

“或许,只是刚好遇到了。”小莫安慰肖战。

“可能吧,临走前,我还想去教堂再转转。”肖战对小莫说。

“好,多带几个人跟着吧!”

“不用了,反正大哥的生意已经谈成了,我死在这儿都没事。”

“别瞎说,注意安全。”

 

肖战在去教堂的路上,真的遇到了杀手。敌人没有抢到那批武器,摆明要杀了肖战出气。肖战即使身手好,也敌不过那么多人。

关键时候,有几个黑衣人冲出来,替肖战解了围。

“你们是谁?”肖战狐疑的问。

一个转身要走的黑衣人扭头说“小K先生让我们来保护你。”

“我能见见他吗?”

“不必,小K先生很忙。”

 

肖战一边思考一边往教堂走,一个念头在肖战脑海闪过。那几个黑衣人应该还在附近吧。

肖战假装痛苦的倒在地上抽搐,一个黑衣人上前去查看,肖战趁机掏出一把刀抵在黑衣人脖子上“带我去见小K。”

“抱歉肖先生,不能。”

肖战的刀又深了几分,划破了黑衣人的脖子,几滴血顺着流了下来。

“放开他。”王一博从拐角走了出来。

“一博......”肖战躺在地上忘了起来,泪顺着脸颊滑了下来“一博......你还活着......”

王一博这几天一直在偷偷观察肖战,从刚发现肖战时的喜悦,又到发现肖战有了太太时的失落。

王一博冷着脸来到肖战面前,伸出手拉起肖战,但是他的手在抖。

 

“那个德国人欺负我,他还说你死了,拿着你的档案给我看。我想不开,就跳到河里了。我命大,被附近村子的人给救了。从那之后,我就在村里住下了,经常给他们看个病什么的。有个全身是血的人倒在村子里,我把他救了。那个人就是老K,他养好伤之后,带着人给我报了仇,把那个德国人杀了。老K没有儿子,就把我当儿子养了,他们都叫我小K。”

在咖啡馆,两个人交换着自己这些年的故事。

“你受了那么多苦......”肖战握着王一博的手。

“你也是......”

“你要不要跟我回中国,或者,我留下来?”肖战问。

王一博把手从肖战手里抽开“肖先生,你已经有太太了。”

“她不......她只是......”肖战不知道怎么说。这关系到大哥的生意,他还不能解释。

“能不能等我一个月,一个月之后,我给你一个解释。”

看到肖战诚恳的眼神,王一博点了点头。

 

肖战回到住处,准备收拾东西抓紧回国。等处理完手头的事,他就回来找王一博。

小莫慌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,看到肖战松了一口气“幸好你回来了,那个教堂被炸了。”

“什么?”肖战想到分别的时候,王一博就是往教堂那个方向走了。

“好像是K的仇家还是什么,和咱也没什么关系......哎?你去哪儿?”

肖战赶紧跑到教堂,那个地方已经变成了废墟,周围只有几个黑衣人的尸体。

“王一博!”肖战大叫着王一博的名字。

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废墟后面爬了出来,是王一博。

肖战赶紧把王一博抱在怀里。

“战哥......我以为,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王一博虚弱的说。

“撑住,我送你去医院。”肖战摸了一把王一博脏兮兮的小脸,背起王一博往医院跑。

“战哥,下辈子,别再把我弄丢了。”

“不说下辈子,我们这辈子还要在一起很久。”肖战一边跑一边和王一博说话“抱紧我。”

这是一次鲜血淋漓的生死相拥。

 

 

啊啊啊啊啊!俺在写什么,俺也不知道,救命!反正,和平万岁!

 

 

 

 


【一画开天|11:00】扒一扒,兔牙影帝隐婚大瓜

【一画开天|11:00】扒一扒,兔牙影帝隐婚大瓜

上一棒 @陌殇(看置顶) 

下一棒 @貔貅七七 

主办方 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

导语:不信你们看着吧,不出一年,兔牙和小猪包肯定官宣。

 

 

设定:

权贵影帝赞×新晋小生啵

双⭐预警

全文以编故事赚流量的无良公主号“娱爷”为口吻。

就是那种讲各种娱乐八卦的公主号,根据一点点的小道消息,然后各种添油加醋写成一篇缺德文章。

既然是缺德文章,肯定包含着各种夸大其词和主观臆测,可信度0.001%哈哈哈哈。

有时间会根据设定写个小长篇的,这个“娱爷”就当作前传吧哈哈哈!

 

最近好多人私信娱爷,问兔牙影帝和小猪包男星剧组do的事是不是真的。

娱爷找了好多朋友打听,才理清了其中脉络。

※※※

最近娱爷在家闲着没事编了一个故事,各位读者帮娱爷看看编的好不好?

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 

如果说投胎和do一样是门技术活,那兔牙不论哪个技术都相当好。

兔牙从小就在某大院长大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。长辈对他没什么要求,只希望他能在祖辈的庇荫下安安稳稳过一生。但是兔牙不同意,非要去闯荡娱乐圈。

没办法,为了支持兔牙的事业,他家老爷子给某大导写了封亲笔信,拜托他照顾自己家孩子。据说某大导收到信荣幸异常,当场就找人把信装裱在了自家墙上。

那几年,兔牙参演了好几部大制作电影,各种影帝影后给兔牙做配。可能是因为用力过猛,兔牙还被观众群嘲过一段时间,说他除了显赫家世和盛世美颜,一无所有。额......这两样但凡分给娱爷一个,娱爷做梦都能笑醒。

后来兔牙一狠心一咬牙,跟着不知名导演去了趟索牛里,差点连命都丢在那里,这才拍了部国内不让播的电影。就是这部电影斩获了当年的各项国际大奖,兔牙也理所应当的获得了好几个影帝title。

从那之后,再也没有观众敢嘲讽兔牙了。

说来也是缘分,回国后兔牙参加的第一个公开活动就是XX晚宴,当时刚出道的小猪包也在晚宴上。听说小猪包还向兔牙要过联系方式,但是被兔牙给拒绝了。

兔牙刚进圈时因为家教好,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。也因为这样,一堆莺莺燕燕算计着要往兔牙身边凑,时间久了,兔牙干脆摆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,看着跟性冷淡似的。

其实,兔牙是有男朋友的,经常关注娱爷的应该都知道,兔牙拿到影帝没几个月,就和当时的男朋友秘密结婚了。

但是兔牙把当时的男朋友(现在应该算是兔牙老公了)保护的太好,至今都没有人扒出兔牙老公到底是谁。偶尔有狗仔拍到兔牙老公的照片,也都被兔牙花大价钱封口了。

按下兔牙和他老公甜甜蜜蜜的婚后生活不提,咱先来讲讲小猪包。

小猪包有个惊天大秘密,他是个双儿。

四年前,小猪包、坑人队友、路人甲、群演乙组了个小破团出道,但是现在娱乐圈竞争太激烈了,没钱没资源的小破团压根接不到几个活儿,没办法,四人只能各显神通。

坑人队友常年混迹各种低端酒局,小猪包是双儿这事,也是坑人队友眼红小猪包最近火了,在酒局上爆出来的。路人甲有活儿就接,没活儿就去剧本杀店当DM赚钱。群演乙直接就去了横店,在各种剧里当男三百八十号。

小猪包是几个人里运气最好的,凭着自身优势,他傍上了某大佬投资人,大佬这个人精的很,他知道小猪包和他在一起是为了资源,所以他吃喝不缺的养着小猪包,就是不给小猪包资源。

小猪包也聪明,他知道忤逆大佬肯定没好果子吃,既然大佬不喜欢,他就不出去工作了,每天蹲在家里等大佬来看他。就这样,小猪包兢兢业业的陪了大佬三年,大佬终于被打动了,决定捧红小猪包。

大佬找到了之前和兔牙在索牛里合作的不知名导演,当然,现在已经是知名导演了。

大佬表示,愿意给知名导演的新电影投资,希望知名导演能给小猪包安排个角色。不知道是大佬给的太多,还是小猪包确实合适。知名导演当场敲定,让小猪包做他新电影的男二。至于男一嘛,就是已经和知名导演N搭的兔牙。

兔牙这个人大家都知道,这几年拿了不少大奖,脾气也上来了。听说资方要往新电影里塞人,兔牙当然不愿意了,立刻就找知名导演挑明了自己的态度,大佬给多少,自己出双倍,绝对不能随意往新电影了塞人。

知名导演拗不过兔牙,准备去找大佬说清楚时,转机来了......

小猪包等了三年才等到这个机会,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到手的男二丢掉呢。于是小猪包找到了兔牙,并且表示,愿意为了艺术奉献自己。

按理说,根正苗红又对家里那位忠心耿耿的兔牙,最讨厌小猪包这种为了艺术奉献自己的行为了。但是谁让小猪包甜呢?又甜又香活儿又好的小猪包,就算兔牙是柳下惠,他也拒绝不了啊!

就这样,小猪包如愿以偿得到了男二的角色,并且傍上了兔牙。投资人大佬心里mmp,但是不敢得罪兔牙,还得笑嘻嘻的为兔牙和小猪包的电影做宣传。

兔牙这个人不喜欢藏着掖着,尽管小猪包提醒了兔牙许多次在片场注意避嫌,兔牙还是各种调戏小猪包。

电影女一号八卦女星本来想借着机会和兔牙套套近乎,结果撞到了兔牙和小猪包🚗,然后八卦女星就把这件事宣传的整个剧组都知道了。

因为有兔牙的扶持,小猪包这一年在新晋小生里也算排得上号的。但是娱爷估计,小猪包应该又快退圈了。上次XX活动,所有人都说小猪包胖了,其实是小猪包有了,兔牙的,再过几个月就该生了。

小猪包很会算计,利用孩子逼宫。兔牙和他老公离婚了,等孩子生下来就和小猪包结婚。不信你们看着吧,不出一年,兔牙和小猪包肯定官宣。

 

俺发誓,这篇一定有后续

小tip:赞的老公一开始就是啵。啵和投资人没故事,投资人是赞的朋友。以上全都是无良公主号根据一点点小道消息编的故事。


【比目连枝|9:00】尘埃里的花

主办方 @Fearless战山羡忘 

上一棒 @糊恩赐 

下一棒 @一个水饺 

所抽中主题:姐夫小舅子,年下

 

姐夫赞×小舅子啵,逆年龄差

既然都写这个题材了,那咱就彻底抛弃三观吧哈哈哈哈哈哈哈!

 

王一博回家过暑假,妈妈对王一博说“你那个在北京开画室的表姐结婚了,好像是找了个他们画室的合伙人。”

妈妈还掏出手机来给王一博看婚纱照“这是你大姨发群里的,小伙子长得还真不错,听说比你表姐小好几岁。”

王一博盯着婚纱照看了几分钟,最后五味陈杂的说“妈,这是我高中同学,比我还小两个月......”

“哎呦~”王妈妈感叹道“那可真是比你表姐小不少!唉......你要不是上学耽误了几年,现在也该结婚了......你明年就毕业了,听说你赵姨家的闺女也快毕业了,要不妈给你们撮合撮合?”

“妈,我困了,想回屋睡会儿。”

看着王一博无精打采的,妈妈心疼的说“怎么困成这样了,赶紧去睡会儿!”

 

王一博回到房间,打开书桌最下层锁着的两层抽屉,一个抽屉是满满的软皮本,另一个抽屉是画,有素描、有色彩、有速写。软皮本是王一博高中三年的日记,画全部都是肖战高中三年画的。

王一博喜欢肖战,尽管肖战可能都不认识王一博。

王一博翻开日记的第一页:

12年9月5日,晴

今天去卫生区扫垃圾,有个男生拦住我,问我有没有时间,他想给我画张特写。我本来想抓紧打扫完就回去背《劝学》的,但是那个男生的眼睛亮亮的,所以我答应他了。

《劝学》没背下来,被语文老师罚站了,气!可是那个男生真的太好看了!

......

12年9月9日,阴

那个男生每天早晨都在美术楼下面,也就是我们班卫生区那一块随机抓人画特写,他是美术生吗?可是为什么其他的美术生不出来画特写呢?

今天还有个女生过去给他送水杯,有点嫉妒!可是,他冲那个女生笑起来的样子太好看了,如果他也能这样对我笑就好了。

......

12年9月12日,小雨

今天下雨了,那个男生没有出来。

我问了我们班学美术的小美,她说那个男生叫肖战,在高一20班,是学美术的。高一的美术生都在学静物素描,但是那个男生画的太好了,所以老师提前让他学人物速写,他真厉害!

小美还说,肖战的女朋友是21班的班花,我为什么有点伤心,我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?

不会的,我才不喜欢男生!

......

12年9月15日,晴

今天又轮到我去卫生区打扫了,前几天一直在下雨,幸好今天放晴了,不然就见不着他了。

他又来问我能不能让他画张特写,当然能呀,其实我一直在期待给他当模特呢。如果每天早晨都能来打扫卫生就好了,这样我就能每天都给他当模特了!

......

12年9月20日,阴

小美说,肖战和他女朋友分手了,哈哈哈哈哈,有点开心是怎么回事?

我好像真的喜欢上肖战了,怎么办?

如果我是女孩子,我一定会去给肖战告白的,死缠烂打也要追到他,可是我是男孩子,肖战不会和男孩子在一起的,我好伤心!

......

12年9月25日,晴

今天看见肖战和他的好哥们勾肩搭背的在操场上吹牛,嫉妒......恨......

我也想和肖战勾肩搭背,可是,我应该怎么才能和肖战做好朋友呢?我不想和肖战做好朋友,我想做肖战的男朋友,可是肖战不需要男朋友......

......

12年9月30日,阴

听小美说,肖战和高二的级花在一起了,淦!

今天下午放学的时候,看到高二的级花骑自行车带着肖战,对,是的,级花骑着自行车,肖战在后座坐着......

肖战为什么会和高二的级花在一起,他才刚和21班的班花分手,他是不是看上级花的自行车了?

其实我也有自行车的,我不但有自行车,我还有爱玛电动车......

明天就是国庆假期了,但是我估计,我这一周都没有好心情了。

......

12年10月8日,晴

原来,画室每个月都会清理废纸。今天我在卫生区打扫卫生,看到画室的老师抱着一大摞画纸扔到了我们卫生区那里的垃圾桶。

画室老师说这是美术生上个月画的画,没什么用了,就拿来扔掉。我对老师说,把画纸给我吧,校外有个捡废纸和瓶子的老奶奶,我拿去给她。

画室老师还夸我善良,嘻嘻,我好开心!因为她是肖战的老师,所以她夸我,我就特别开心!

我把画纸拿回来,在里面发现了好多张画都签着肖战的名字,肖战是不是每画一张画都会签上名呀,好装X哈哈哈!

我把有肖战名字的画纸拿出来收藏,剩下的画纸都送给了捡废品的老奶奶。不得不说,肖战画的确实比别人好!

画室的老师说,以后每个月都把要清理的废纸给我,让我去拿给捡废品的老奶奶,这样我每个月都能收集到肖战的画了,好开心!

我要把肖战的画全都收集起来,如果哪天,我是说如果,肖战和我在一起了,看到我收集了那么多他的画,会不会很感动?

......

俗话说得好,谈恋爱不会影响学习,暗恋才会!

王一博的脑子本来就不适合学习文化课,再加上每天都被肖战牵动着情绪,高考自然是没考好,然后又复读了一年,才上了个专科。

上了大学之后,王一博觉得他应该放下肖战了,所以他和一个物理系的男孩在一起了,那个男孩很帅,是可以当校草的程度,每天都穿着鸳鸯鞋在操场打篮球。如果仔细看,那个男孩的身材和眉宇,都有肖战的影子。

谈了一段时间,王一博就和那个男孩分手了,因为王一博发现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男孩,当然,自己更不喜欢女孩。王一博喜欢的只是肖战而已。

可是王一博也知道,他和肖战根本就没戏。

王一博封心锁爱,开始努力学习,专科毕业又考了专升本。本科快毕业时又考研,结果因为太过相信自己,报了一个压分严重的学校,没能考上。又准备了一年,这才去了一个好学校读研。

就这样,高考复读一年,专科加本科一共读了五年,考研又耽误了一年。尽管王一博比肖战还大两个月,但是王一博还在上学,肖战已经工作好几年了。

上大学时,王一博偶然关注了肖战的wb,从wb里,王一博知道肖战去北京工作了。后来,肖战微博也不更新了,王一博便再也没有了肖战的消息。

 

王一博表姐和肖战商量“我小姨家的表弟要来北京实习,没找到合适的房子,能不能先来咱家住几天?”

肖战不太爱和亲戚们来往。这两个人有点像是上岸的海王海后搭伙过日子,因此刚结婚时两个人就约定,谁也不麻烦谁。

表姐本来不想和肖战开口,但是这是她最小的一个表弟了,并且小姨也对她特别好,结婚时还给她包了个大红包。

“行,那把次卧收拾出来给他住吧,别打扰我工作就行。”

 

王一博来北京的那天,肖战象征性的去机场把人接来,然后陪着吃了个饭。

“你还记得我吗?咱俩在一个高中!”王一博期待的问。

肖战端着饭碗,一边缓缓咀嚼着嘴里的饭,一边看了王一博一眼,淡淡的说“嗯,有点印象。”

其实肖战一点也不记得了,但是他看着王一博期盼的眼神,不太忍心说实话。

“我还记得你高中换了七个女朋友!”王一博说着,偷偷打量表姐的神色。没想到表姐没有生气,反而很八卦的笑着问“是吗?高中一共就六个学期,你换了七个女朋友?”

肖战皱着眉头想了想,冷淡的说“不止七个,他记错了。”

“21班的班花,上一级的级花,你们班那个练健美操的,你们画室的同学,下一届总考年纪第一的那个学妹,13班那个音乐生,咱学校最漂亮的那个校花......”王一博掰着手指头数,气愤的问“还有哪个我不知道?”

肖战隐约觉得这个小舅子不是个善茬,高中的事儿他自己都忘得差不多了,这个人竟然记得这么清楚。

“你上次喝醉了,说你有个白月光,是不是就是那个校花?”表姐感兴趣的问。

肖战并不是很想和他们讨论白月光的事,换了个话题问王一博“你在哪里实习?”

看见肖战主动和他说话,王一博高兴的说“我在🐷。”

“我在🦢,咱俩公司是邻居。”

“你不是和我表姐合伙开画室吗?”

“那个是兼职,画室主要是你姐负责,我是🦢的设计。”

“太好了,咱俩加个微信吧,以后一起上班!”

“不用了,有事找你姐就行。我一般上夜班。”肖战随意找了个借口,他根本不上夜班。

“好吧!”王一博失落的低头扒饭。

 

王一博在表姐家住了下来,每次看到肖战都会很开心的打招呼,偶尔还会来个热情的拥抱。

肖战偷偷对王一博表姐说“你表弟多少有点社牛!”

不过据王一博观察,肖战和表姐感情并不好,两个人工作都忙,几乎不怎么见得到,经常是一个人已经起床去上班了,另一个人才刚下班回家。

偶尔两个人都有假期,也是各玩各的,一个出去逛街,一个在家补觉。

这样也好,这样王一博不会有很大的负罪感。

王一博的机会终于来了,那天打雷加闪电,肖战难得的没有加班,开了一瓶酒坐在客厅看电影。

表姐说今天雨太大,住在画室不回家了,让他们两个男人在家好好相处。

王一博洗完澡,晃着两条腿坐在沙发上和肖战一起看电影。

“喝点?”肖战递给王一博一杯酒。

酒装怂人胆,王一博想着,接过酒咕咚几口干掉了。肖战憋着笑又给王一博倒了一杯。

肖战是个海王,呃,海王中王。所以王一博想干什么,肖战早就察觉到了,但是他不说,他就等着,看王一博会怎么做。

“你为什么会和我姐结婚啊?”王一博问。

“她妈妈总催她,正好那段时间小八结婚了,我挺伤心的。干脆和你姐凑合着过了!”肖战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,但是他没有在看。

“小八是谁啊?”王一博好奇的问,怎么听名字像条小狗?忠犬八公?

“就是咱高中的校花,你忘了?”肖战带着笑意看向王一博。

“啊?”王一博吃惊的问“你交过那么多女朋友,还不允许人家结婚啊?”

“她和别人不一样,”肖战喝了一口酒,又直直的盯着屏幕“只有她不一样......去年,她和华锐的老板结婚了,我知道,我们完了......”

肖战说完,偷偷瞄王一博的反应,结果王一博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有点意思,一般情况下听到这里,对方都会好奇的问“发生了什么?”

然后肖战就趁机添油加醋的把自己塑造成受了情感创伤、游戏人间的海王,再然后,对方就上钩了。

结果王一博看了他半晌,最后瞪着他说了句“活该!”

肖战被王一博气笑了,抱过王一博一下放倒在沙发上“我正伤心呢,你小子敢说我活该?”

王一博手里端着的葡萄酒全都洒在了身上,一半洒到了浴袍上,还有一半顺着领口淌到了里面。王一博笑着说“我比你还大两个月呢,你要叫我哥哥!”

“哥哥,”肖战拿过王一博手里的酒杯放到了沙发上,深情的看着王一博“哥哥,你身上脏了,我帮你擦干净好不好?”

尽管王一博知道,肖战只是无聊了,想拿他排遣一下,但是王一博还是闭上眼睛,让肖战把他浴袍的带子解开了。

本来肖战计算的很好,他一般早晨七点自然醒,然后把家里收拾一下,再把王一博叫起来。等王一博表姐回来,什么都发现不了。再找个合适的机会仔细想想措辞,和王一博表姐摊牌。

结果王一博太黏人了,抱着他的脖子哑着嗓子撒娇,所以一直到六点,两个人才睡。自然醒是不可能自然醒了。

王一博表姐一开门,就看见两个大男人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。因为夜里凉,沙发又小,所以他俩抱的紧紧的......

两个男人是在女人的尖叫声中吓醒的。看见表姐回来,王一博赶紧拿起地上的抱枕遮住关键的地方。

表姐像看仇人一样的看着肖战“滚......”

“我......”王一博一开口才发现嗓子几乎哑的说不出话了“我穿好衣服就走......”

“一博,我说的不是你。”

“姐,昨晚是我......”王一博哑着嗓子替肖战解释。

“是我喝酒上头了,不怪你,”肖战拍了拍王一博的肩膀,又转头对王一博表姐说“我收拾一下,先出去住两天,你冷静冷静。”

“去洗个澡穿好衣服吧,别冻着了。”表姐面无表情的对王一博说完,回到了自己房间。

王一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,正好看到肖战推着一个行李箱要往外走。

“肖战......”

“没事,”看肖战的表情似乎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“你姐不会怪你的,她只是气我睡了她弟弟。”

王一博看了看表姐房间的门,又看了看肖战,纠结的说“要不......我跟你一起走吧......”

王一博知道这样做不对,可是他和肖战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点希望,他实在是不愿意放弃。尽管他知道,肖战也并不是真的喜欢他。

肖战严肃的看了王一博一会儿,突然笑了,问道“你是不是傻?”

王一博不说话。

肖战又问“你真的要跟我走”

王一博倔强的点了点头。

“行,”肖战说“我和你姐说不合适,你去和你姐说一声吧,我陪着你。”

王一博敲了敲门,表姐把门打开看着他,王一博低着头小声说“我想和他一起走......”

“你是不是傻?”表姐不可置信的又问了一遍。

王一博依旧低着头不说话。

“我不能让你跟他走!”

“我......喜欢他......”

“他不喜欢你。”

被表姐那么当众指出来,王一博眼睛里的泪突然就挂不住了,他觉得自己好丢人,他怎么能当着别人的面哭呢,可是他真的好难受好难受,并且,他好喜欢肖战啊!

“算了,”表姐叹了口气“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表姐越过王一博,狠狠的瞪了眼王一博身后的肖战,“砰~”一声把门关上了。

肖战递给了王一博一包纸巾擦鼻涕,对王一博说“回屋收拾东西吧,我先去车库开车,楼下等你。”

 

坐在车上,王一博问“我们去哪儿?”

“我带你去我的房子吧,在西北旺那边,离上班的地方特别近。”

王一博吃惊的问“你还有房子?”

“对,这套房子是我婚前买的。结婚之后又和你姐买了那一套。”肖战说着进了一个小区,开始熟练的倒车入库,应该是真的来过很多次。

“你才比我早工作几年,为什么赚了那么多钱?”

“我大学毕业就工作了,比你早五六年呢!前几年形式比现在好......”

就在王一博感叹应该早点出来工作的时候,肖战又继续说“我自己攒了50万,再加上我爸给我的两千万......”

王一博觉得他还是闭嘴比较好。

 

王一博在肖战家住了下来,肖战工作比王一博忙,几乎每天下班都很晚,王一博一下班就坐在阳台上,看肖战什么时候回来。

两个人晚上一直是分房睡的,没有再做过别的事。

有一天,肖战难得的早下班,回来对王一博说“我和你表姐谈过了,我们准备离婚,但是财产分割有点麻烦,得拖到年后再办。”

“哦......”王一博不太想和肖战讨论这件事,他对表姐还是很愧疚的。

“那咱俩呢,你怎么想的?”肖战笑着问王一博,他有点好奇,王一博怎么会那么喜欢他?他晾了王一博那么久,王一博还是每天都星星眼的看着他。

“我......”王一博不知道怎么说,他只想和肖战在一起,就算一直是这样也可以。

“你是怎么想的啊?”王一博问肖战。

“我都可以啊,你如果想搬出去,我给你找房子。你如果想住在这里也可以。或者,你想和我住在一个房间里,我也不会反对的。”

“那我......我能做你的恋人吗?”王一博小声的问。

“你想好了,我没有去国外或者台湾结婚的打算。你和我在一起什么保障都没有......”

“嗯。”王一博点了点头。

“你想好了就可以。”

 

那天晚上,肖战和王一博睡在同一张床上,肖战问王一博“你可以告诉我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吗?”

“高一刚开学,你拦住我要给我画特写......”

肖战吃了一惊“那么久了!怪不得我和谁谈过恋爱,你比我还清楚!”

“所以你的白月光真的是那个校花吗?”王一博吃味的问。

“是。”肖战很诚实的说,然后被王一博照着胸口捶了一拳,肖战揉了揉王一博的拳头“她已经结婚了,不和她计较了好不好?”

“你也结婚了!”王一博把头蒙在了被子里“我觉得你真的挺渣的。”

 

快过年了,肖战和王一博一起回老家。

肖战和王一博的老家其实离得不远,毕竟是同一所高中出来的,老家都在同一个区。

在家待着无聊,肖战就去王一博家里玩,王一博妈妈还问“这是不是你表姐的对象啊?”

王一博尴尬的说“不是,妈,你认错了。”

“哦,”王妈妈也没有怀疑“认错了。听说你表姐要和她对象离婚了,可把你大姨愁死了,怎么刚结婚就要离婚呢?”

为了不再让王妈妈说下去,王一博赶紧把肖战拉到自己房间。

“我给你看看我的宝贝!”

“什么啊?”肖战期待的问。

王一博把抽屉拉开,里边全都是肖战画的画“你高中时候扔掉的那些画,我都捡回来收藏了。”

肖战一张一张看着那些画,眼泪都出来了。看到最后一张的时候,肖战很认真的对王一博说“我不会和你分手的,这辈子都不会,除非,你不喜欢我了。”

被肖战这么告白,王一博还有点不习惯,但是他很开心,眼神躲闪着问“你怎么突然说这个啊?”

“你那么爱我,我怕和你分手了你想不开,把我给杀了......”

 

一转眼,夏天又到了,这是王一博第一次在北京过盛暑。

可能是因为水土不服,王一博胳膊上长了许多小痘痘。王一博倒是没怎么在意,偶尔痒了就抓一抓,反倒是肖战重视的不行,炉甘石皮炎平什么的买了一堆,每晚抓着王一博的胳膊涂。哪天工作忙累迷糊了,可能还会不小心把皮炎平涂成达克宁,然后趁着王一博没发现,飞速的擦掉再重新涂。

肖战对王一博越来越上心了,遇到追求者示好也会很正经的拒绝人家“对不起啊,家里那位管的严。”

但是如果一起出去玩,肖战总会故意假装和人搭讪,引得王一博醋一醋。比如现在:

肖战刚做完一个活动,难得清闲几天,便和王一博一起去酒吧喝酒。王一博去趟洗手间的功夫,一个软萌的小弟弟就坐到了肖战旁边,非要肖战留个联系方式,肖战本想胡诌个理由拒绝,结果余光一瞥,发现王一博从洗手间的方向走出来。肖战故意靠近小弟弟,假装热络的和小弟弟聊的欢,其实眼睛一直没从王一博身上挪开。

看见肖战和别人聊天,王一博也懒得过去,坐在吧台边给肖战发消息“你走不走?不走我先走了。我困了,要回家睡觉。”

按下发送键,默数30秒,肖战没有回复,王一博站起来就要走。肖战赶紧追出来“等等我,我跟你一起走。”

见王一博没有吃醋,肖战只能主动邀功“快夸我,有人给我要联系方式我都没给。”

“哦,”王一博不冷不淡的说“刚刚有个人和我要vx,我给了。”

肖战本来想说“不行,删了!”,但是又怕这么说显得太善妒了,思考了半天,最后醋味十足的来了句“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

看见效果达到了,王一博忍不住笑得灿烂“逗你呢,我也没给。”

“好吧,这不好玩,”肖战有点沮丧的说“以后不这么闹了。”

“可是我觉得,你没有以前爱我了!”肖战不依不挠的说。

“是哦,”王一博憋着笑假装一本正经的说“快一年了,可能有点倦了,觉得你好幼稚,没有以前那么酷了......”

“渣男!”肖战气愤的往前走,想要说点什么回击一下,又觉得自己最近确实太幼稚了。

看见肖战真的生气了,王一博赶紧扑到肖战怀里环住肖战的腰“我和你开玩笑的,抱抱,我超级爱你!”

两个人在深夜的路边接吻,这辈子是分不开了,就这么爱下去吧!





我曾毫无指望的爱过你






王一博,生日快乐




8.4-8.5比目连枝——终宣

Fearless战山羡忘:




Fearless战山羡忘联文组一周年暨七夕节暨王一博25岁生日






8.4七夕羡忘组


8:00@三岁 


9:00@の卿词 


10:00@南城悠幽(新开始) 


11:00@顾音染 


13:00@姽婳何奈流年 


14:00@淼深 


15:00@葬 


16:00@♀北冥有鱼√ 


17:00@晗无邪 


19:00@卿灵月 


20:00@晓忆(中考暂退) 


21:00@Lucky 






8.5王一博生日战博组


0:00@熠光.【一定写完《他与光同尘》】 


8:00@糊恩赐 


9:00@奶盖芋泥超好喝 


10:00@一个水饺 


11:00@钟她没有柚子 


12:00@慕夏_ 


13:00@果子很甜 


14:00@珊珞【看置顶】❤️. 


15:00@有生之年. 


16:00@珊珞【看置顶】❤️. 


17:00@匪咕咕 (老师改了ID,海报上为原名)


18:00@等风归故里【渣狗版】 


19:00@川三 


20:00@妤白白呐 (海报上有误,请以老师ID为主)


21:00@橙孑酸酸. 


22:00@关耳1105 (海报上有误,请以老师ID为主)






主办方:@Fearless战山羡忘 


美工:@有生之年. 




尽情期待

三农达人(下)

大猫小龙虎子这三个富二代整天无所事事,所以就开着车在各个村庄搜寻肖战的身影。

“肖哥到底去哪儿了?这附近都找遍了,连个影儿都没有。”大猫握着方向盘抱怨。

“肖哥是不是不在这附近啊?”小龙说“我听说肖家老爷子派人在村里挨家挨户的问,愣是没找着。”

虎子提议道“要不,咱干脆来个自驾游,往远了走,边玩边找。”


龙虎猫三人沿着小路一边开车一边找,找了好几天。

“这都到河南了,还是找不着,”大猫沮丧的说“咱哥仨这辈子还能再见到肖哥吗?”

虎子抓着大猫胳膊激动的问“你看前边那钓鱼的,像不像咱肖嫂?”

三个人不了解肖战和王一博的交易,一直以为王一博是肖战在乡下新交的朋友,所以管王一博叫“肖嫂”。

“你别说,还真像!走,下去问问去!”大猫说着打开了车门。

“哎,给嫂子带点见面礼再去!”小龙在后座喊了一句,但是大猫虎子太激动了,来不及搭理他。

小龙只好自己从前备箱搬出一箱茅台跟了上去。


王一博抱着茅台、撇着嘴回到家。

肖战赶紧迎上去“怎么了?不是出去钓鱼了吗?怎么搬来箱酒?”

肖战不问还好,一问,王一博立刻把茅台放下,抱着肖战害怕的问“战哥,我是不是惹事了,我遇见了好可怕的人。”

“没事,不怕。”肖战拍了拍王一博的背“战哥帮你摆平,都遇见谁了?”

“有个人那么胖!”王一博拿手比划着腰“还有个人,嘴一咧跟瓢似的,眼小的都睁不开。”王一博咧着嘴眯着眼给肖战学。

“这俩人一上来就叫我嫂子,还问我家住哪儿,要去坐坐。后来又来一人,塞给我一箱酒。他一伸胳膊,有个那么长的蝎子!”

想起那个人的蝎子纹身,王一博害怕的发了个颤。

王一博一描述,肖战就知道,是他那三个冤家发小找来了。

“他们仨现在在哪,我揍他们去!”肖战说。

“别去,”王一博赶紧拉住肖战“他们一看就不是好人。我围着村子绕了好几圈才甩开他们。战哥,要不咱俩逃吧,咱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?”

“没事,我有办法对付他们。”肖战一边安慰王一博,一边盘算着怎么给王一博说实话。

万一这三个大冤种发小找到他们家,他就暴露了。

这几个月,王一博一直把他当成是穷苦人家的小孩,天天难兄难弟的叫他,每天晚上都对着他吐槽万恶的资本家。

他们家也就是个市首富而已,不算很有钱,但也确实称不上穷苦。并且王一博吐槽最多的人就是山为市首富,也就是肖战他爸,肖多金。


趁着王一博午休,肖战决定去会会他的那帮奇葩兄弟们。

此刻,龙虎猫三人已经迷失在了山沟沟里。肖战费了半天劲才找到他们。

“肖哥,回去继承你爸的家产多好,跑这个鸟不拉屎的地儿来干嘛?”大猫刚说完,一只鸟经过,把鸟屎留在了他头上!

“啊!!!!”两百多斤的胖子大猫,在山沟沟里痛苦的哀嚎“快带我去洗洗,啊!!!我洁癖!”

肖战没有办法,只好把他们带到了自己家,并且嘱咐了许多遍“你们千万别吓着他,小龙你穿个外套,把胳膊上的虫子遮住。”

“这不是虫子,是蝎子!”

“反正别露出来了!”


大猫把身上的鸟屎洗干净,坐在院子里问肖战“有吃的吗?我快要饿死了!”

“没有!”肖战并没有和发小重逢的喜悦,只想让这三人赶紧走。

“肖哥,看在兄弟那么远来找你的份上……”大猫的大脸露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。

“行吧,他在屋里睡觉呢。你们就在院子里,别进屋吵到他,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。”肖战转身进了厨房。

趁着肖战不在院子里,虎子和小龙合计“咱进屋看看去?”

只有大猫这个实在人“肖哥不让进屋。”

“肖哥说的是别进屋吵到他,咱悄声进去,偷偷看两眼就出来。”


王一博正躺在床上午睡,一睁开眼,就看见三张大脸在床边盯着他看……

“啊!!!!!”王一博的尖叫吓的屋顶的鸟都摔下来了!

最后,大猫小龙虎子仨人被肖战揪着衣服丢了出去。

“哇😯,战哥好厉害!”王一博在旁边看热闹。他大概已经猜到了,这三人是肖战的朋友,没想到肖战还有这么奇形怪状的朋友。

“以后别来了啊!”肖战对门外的三人说。

“战哥,要不咱把他们留下吧,”看着门外依依不舍的三人,王一博想到了一个主意“小马家里有事,这个月都不回来,把他们留下帮咱拍视频吧!”


就这样,大猫小龙虎子三个人留了下来。结果一留下就不想走了。

每天王一博都带他们去村里玩,抓个泥鳅钓个鱼什么的,回去肖战就把饭做好了。

这仨人还爱出风头,每次拍视频搞直播,表现的比王一博和肖战还积极。


肖战也没有想到,经过多年的离家出走,从厨师到主播,最后他还是回去继承了他爸的家产……

主要还是他那三个大冤种发小!

那仨人每次直播都兴奋,一兴奋嘴上就没把门的,把他们住在哪个村哪一户,全说给了粉丝。

然后,肖多金就找到了他们……

这次,肖多金没有带着绳子把肖战绑回去,而是很和蔼的和肖战谈了谈,对肖战说“爸爸不强迫你了,你想留在这儿,爸爸尊重你,你能交到好朋友,爸爸也很高兴。这样吧,爸爸邀请你的好朋友,到咱家去做客!”

肖多金邀请王一博住到了他们家的豪华别墅里,每天派人带王一博到处玩。

过了几天,肖多金问王一博“怎么样,叔叔这里好不好?要不就别回去了,留下和战战结婚。”

结果王一博不答应“结婚倒是没问题,但是我不能留下。战哥喜欢我们村,我要和他一起住在我们村。”

“行吧,那叔叔送你们回去。”肖多金很痛快的就放肖战和王一博回去了。开明程度令人咂舌,肖战都怀疑他爸是不是被人夺舍了。

结果,肖战和王一博刚回到村里,肖多金就雇了一批水军,在网上宣传肖战是富二代,为了追求王一博,故意装穷和王一博在村里拍视频。


就这样,肖战和王一博的三农达人形象立不住了。网友都劝王一博,别当网红了,快劝肖战回去继承家业。

肖战没办法,只能带着王一博回去继承家业了……

肖多金一高兴,给了王一博好几个“小目标”当谢礼。结果半年后的某一天:

管家“不好啦,不好啦!少爷和一博少爷都不见了。就留下一封信,说是参与了一个项目,要去非洲帮难民建厕所!”

【各安本业|11:00】三农达人

【各安本业|11:00】三农达人

上一棒 @陌殇(看置顶) 

下一棒 @Ran然 

官号 @Solitude孤单不孤独 

导语:肖哥怎么成三农达人了?他不是去西餐厅当厨师了吗?

 

厨师赞×模特啵

三观不正,勿上升

 

王一博是个平面模特,过气的平面模特。

emmmmmm曾经也红过。但是因为忍受不了黑心老板的剥削,赔了天价违约金,和公司解约了。

从那之后,王一博一个活儿也接不到了。

王一博有个忠心耿耿的小助理,叫小马。

王一博解约之后,小马跟着王一博离开了公司。

这几个月,俩人没少折腾。借着现在自媒体的红火,俩人也干过美妆博主,也干过整活博主,可就是挣不到钱。

“要不我们回乡下种地去吧,”小马沮丧的对王一博说“咱俩也没特长,也没背景。你的积蓄都赔违约金了,我本来就没积蓄。再这样下去,我们就饿死在大城市了……”

“也行,”王一博无奈的答应“我姥姥在乡下还有一小块地,我给她要过来......”

 

回乡下之前,王一博算了算卡里还剩的钱,决定最后再享受一下大城市奢侈的生活。

王一博带小马来到了平时都舍不得吃的那家死贵的西餐厅,点了两份最贵的招牌牛排和至尊披萨。

结果......牛排咬不动,披萨嘎嘎硬......

王一博气的喊来了服务员。

这个服务员王一博认识,在王一博刚来大城市还没干平面模特以前,俩人一起在餐厅刷过盘子。

服务员偷偷告诉王一博,后厨那边出事了,之前的主厨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不干了,新来的这个主厨是老板的亲戚......

王一博和小马想当然的脑部出了一场大戏,大厨因为没钱没背景,被关系户抢走了工作。唉~王一博唏嘘着走出了西餐厅,小马突然拉住王一博,悄悄说“哥,我想到了个赚钱的好办法!”

现在特别流行拍一些归隐田园的视频。一帮漂亮的大哥哥大姐姐在乡下搭个灶做个饭,就有好多粉丝看。

“我们不如把他找来搭伙拍做饭视频,你当主播,让他给你当手替?”

“好主意!”

王一博托服务员给西餐厅的人事送了两瓶酒,这才要到西餐厅前大厨肖战的联系方式。

小马给肖战打电话,说要和肖战谈一个发财的大生意,然后约肖战在十字路口的“千里香馄饨铺”见。

 

和肖战谈完生意,小马回家对王一博说“哥,做不了手替。那哥们夏天不涂防晒,手晒得跟碳烤兔爪似的。但是,我有了一个更发财的主意......”

“什么主意?”

“合约情侣!”

 

王一博开始还不同意,直到他见到了肖战本人。这长相,别说给他当合约情侣了,当真情侣王一博都愿意。

肖战还挺好说话,一听说要去乡下住着,每天的工作就是做做饭,偶尔和王一博搂搂抱抱,肖战立刻就答应了。

王一博姥姥现在已经搬到城里去住了,但是乡下还有一套王一博姥姥的老房子。三个人把王一博姥姥的老房子收拾出来,开始在那里拍短视频。

由于资金不足,小马一个人兼职着编剧摄影和剪辑。肖战和王一博倒是过的挺滋润的。

每天一早,王一博都去出外景,或者扛着锄头装模做样的去地里刨两下,或者去河边钓几条鱼,再去集市买点蔬菜和肉。

中午估摸着王一博快回来了,肖战才起床。等王一博回来,肖战就开始烧火做饭。肖战什么饭都会做,王一博带什么食材回来,肖战就做什么菜。

最后,两个人再聊聊天、吃顿饭,一个视频就拍完了。

由于路子走的对,肖战王一博很快就成了三农达人。赚到第一笔一万块钱的时候,累成狗的小马感叹“太不容易了,拍短视频真不是人干的活儿。”

肖战和王一博没好意思说,其实他俩每天过的还挺轻松的。为了犒劳小马的辛苦,分钱的时候小马自己分一半,拿五千,肖战和王一博平分剩下的五千。

视频看的人多了,挑刺的人也就多了。当然了,观众们对于肖战做饭没什么意见,因为肖战那个手法,一看就是大厨。

争议主要在王一博身上。比如有人指出,王一博下田干活的时候,穿的太漂亮了。还有人说肖战和王一博表现的一点都不亲密,王一博对肖战太凶了,这两个人是不是合约情侣?

小马、王一博、肖战三个人,在小院里召开了第一届圆桌会议。就是三个人围着吃饭的小圆桌开了个会。

小马首先发言“观众的意见我们要听,但是也不能全听。合理的意见我们要听,不合理的意见我们就不听......”

在肖战王一博快要睡着的时候,小马才终于说到重点“关于一博衣服这件事,穿衣自由,你想怎么穿就怎么穿。至于说你们俩不亲密嘛......从今天开始,你们俩搬到一个屋里去睡,培养培养感情。还有王一博,你对肖战不能那么凶。每天吃完饭肖战帮你擦嘴的时候,你要表现的柔情似水一点,不要总是瞪他!”

“我有意见!”王一博提出了抗议“他每次帮我擦嘴的时候都会捏我的脸!”

“肖战,这就是你的问题了,”小马语重心长的对肖战说“想捏王一博的脸你就直接捏嘛,不用不好意思,你们俩现在是情侣。别说是捏脸了,就是亲一下也没问题,观众就爱看这个。”

 

随着小马的改进,肖战和王一博的粉丝越来越多。小马偶尔还会让两人开个直播,介绍一下俩人最近的生活,每次开直播都有好多人看。

大猫小龙虎子是三个有名的纨绔富二代。

酒吧里,虎子正专心致志的看直播,大猫把他的手机抢走“喝酒,看什么直播?”

“不是,你把手机还我,”虎子把手机抢回来指着屏幕对大猫说“这人怎么看着那么像咱肖哥?”

大猫也看着屏幕奇怪的说“是啊,肖哥怎么成三农达人了?他不是去西餐厅当厨师了吗?”

“去西餐厅当厨师是以前的事儿了,”小龙也加入了讨论“他在西餐厅干了没几天就被他爸抓回去了,听说现在又离家出走了......”

“好家伙,肖哥离家出走当网红去了。他这是在哪儿拍的视频啊,咱哥几个抽空看看他去!”

 

未完待续......


【论坛体】怎么判断自己是不是弯了?(下)

顾一野×翟至味


部分人间至味是清欢背景


翟至味视角


私设:俩人可以借助科学技术生子。


时间设定:翟小爷忙于搞事业搞爱情,半年后终于想起来了他的论坛账号密码。




翟小爷(楼主)


我终于找回密码了,耶✌🏻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半年了,竟然还有那么多人追着我问后续。你们都那么闲的嘛🙄


我的游戏公司又重新开起来了,他家人给了我投资,其实也没有多少钱,但是我终于不用做模特攒钱了。


我还挺好的,平时在公司研发游戏,有空就去部队看看他。我们俩感情挺稳定的。


他家人好像不太同意我俩在一起,其实也无所谓了,钱都给了,同不同意也不重要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有人问我他是个什么样的人。他……很帅、很man、很……遇求不满……


昨晚他抱着我问要不要结婚,我说“嗯……”他很高兴,今天一早就说要带着我再去趟他家,告诉他爸我俩要结婚了。


其实我还不是很想和他结婚,昨晚折腾了太久,我都被c迷糊了,不管他说什么,我都只会说“嗯”……


我们俩就这么谈恋爱也挺好的,为什么一定要结婚呢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他好像生气了……


他带我回去见了他爸,他爸竟然没反对我俩结婚,挺意外的!


然后他高高兴兴的盘算要办什么样的婚礼,请哪些人来参加。


其实我挺烦的,还要办婚礼,还要发请柬,还要请人吃席……结个婚怎么那么多事……


以前我很爱开趴,但是自从我家落魄之后,那帮巴结我们的亲戚朋友也不搭理我了,所以我结婚也没必要通知他们。


至于他家嘛,就是那种很传统的高干家庭……你们懂……我这种自由散漫的人,和他家实在是画风不搭……


他见我兴致缺缺,问我是不是不想和他结婚,我说“是。我们俩的情况谈恋爱可以,结婚太离谱了。”


然后他眼圈立刻就红了,坐在那里看着我,我也说不清那是什么表情,三分失落三分悲痛四分愤怒???


我有点怕他气急了打我,所以我就走了……


不管了,我的大冤种下属帮我点了份炸鸡,干饭去了,拜拜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奇怪,我就吃了顿饭,评论里怎么那么多人骂我?


我的大冤种下属说,万一他家给我撤资了,我可以搞吃播赚钱……


不过你们说的也对,他可能真的以为我是为了拿到投资才和他在一起的。我有必要和他说清楚,我不是不想和他在一起,我只是觉得结婚太麻烦了!爱情又不是非要用结婚才能证明,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嘛……


明天我就去部队找他!看有没有解决办法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我们和好了,哄他倒是不难,就是有点废腰。


我很认真的和他谈了,告诉他婚姻是束缚,如果他愿意,我们可以谈一辈子恋爱。嗓子都谈哑了,他还是不同意……


他说不结婚他没有安全感……


exc me???他一个大男人,没有安全感……


难道是我平时的表现太不靠谱了,所以让他没有安全感?


我给我之前喜欢的大姐姐打电话,让她帮我支个招,结果大姐姐说,我在他面前应该表现的更可靠一点,比如半夜给女孩子打电话这种没有分寸感的事就不要做了……


大姐姐说的也对,我应该反思……


为了让他有安全感,我决定和他结婚了……


tmd为了哄他我把自己都搭进去了。


我再也不是以前的翟小爷了,我变成了优秀军官背后的伟大男人……😭


我们俩决定不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了,找个日子领完证直接出去旅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他妈妈今天来找我了,希望我和他分手,原因是我不能生孩子……


exc me???


这话你不早说,等我俩要结婚了你才说???


他妈妈又说,之前也没想到我这个看着就不靠谱的人,竟然真的愿意和他结婚。


他妈妈还说,婚姻是束缚,可能不太适合我这种热爱自由的人,希望我能再考虑一下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这些话听着有点耳熟。


不过我不会和他分手的,除非我们俩感情破裂,他不爱我了。


但是他妈妈的话也让我思考,我们俩或许可以,试着要个孩子?


他在部队不能每天回家,有个孩子正好可以陪我玩。


最近不是有那个男人生孩子的新技术嘛,是不是叫笙遇馕,我明天去医院问一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好家伙,我一说笙遇馕,评论里怎么炸出来那么多g,你们都想用那个吗?


我今天去医院问了,其实就是往肚子里放一个东西,相当于👩🏻的自贡。小手术,从xx推进去就可以了,几分钟。


医生说能不能有要看运气,可能100个里也就一个能有。


我先去问问他喜不喜欢小孩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我决定去医院做那个手术了。


我问他是不是喜欢小孩,他说“喜欢!”问他想不想要,他说“不想要……两个男人生不了孩子,我有你就够了。”


有那么点感动。


我又问他“如果我能生你想不想要?”


他说想要,我们俩这个情况,如果能生估计三年抱俩……


突然觉得我好幼稚哦!像小学生谈恋爱一样把他说的话全都记下来,以后不更了。


拒绝幼稚恋爱脑行为!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既然那么多人问,我就继续更好了!


我前几天做了那个手术,然后去部队里找他,我们俩xx正关键的时候,他突然停了。


然后他拿了一个手电筒对着我**照……


这是什么恶趣味???


我踹了他一脚,不让他看。结果他说“宝儿,好像有什么裂了,是不是我伤到你了?我们去医院看看吧!”


他对我那么了解嘛,有一点不一样他都发现了……


不是裂了,是他进到笙遇馕里了……


本来想等有了再告诉他,给他一个惊喜的,只能提前告诉他了。


结果他非要拉着我去医院取出来,怕出意外!


我们要相信科学好嘛!医生都说了,没什么危险。


但是他说女人生孩子都有危险,别说男人了。


我还在抗争……有结果了告诉你们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翟小爷(楼主)


在去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家医院咨询之后,他终于妥协了……


我们俩以后,很可能会有个宝宝!我希望宝宝能多像我一点,我比较可爱!他每天都在外面暴晒,黑的像碳一样!


但是医生说大部分做了这个手术的人,也依旧是怀不上的。没关系,那我们就一直过二人世界好了!


下个月我俩就要领证了。他假期短,又不能出国。有人建议我俩去香格里拉。也行,从香格里拉回来,没准还能去香河逛一趟,买几个肉饼再回家。